• 上海债务律师网
  • 债务律师
  • 债务
  • 债务

桂维康律师

桂维康律师
桂维康 律师
手机:13916814996
[律师简介] [联系律师]

复杂劳动案件处理实务(上)(包含 “测谎鉴定”、“计算机鉴定”的运用)


时间:2019年08月20日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桂律师 点击:
[导读]:
前言: 如今,劳动纠纷井喷式增加,解除劳动合同违法与否又是劳动纠纷中的争议高发点。 本文笔者将谈亲身办理的一起由于单位人力资源经理删除单位资料而被解除劳动合同所引发的劳动纠纷案。 公司的人力资

前言:

如今,劳动纠纷井喷式增加,解除劳动合同违法与否又是劳动纠纷中的争议高发点。

本文笔者将谈亲身办理的一起由于单位人力资源经理删除单位资料而被解除劳动合同所引发的劳动纠纷案。

公司的人力资源经理是公司里最懂劳动法律的人,在其和公司价值观一致时,能够很好的协助公司规范劳动关系,规避用工法律风险。但是在其和公司价值观不一致、劳动关系濒临破裂甚至恶化到仲裁诉讼时,鉴于其自身对劳动法律的了解,对公司的风险也是不言而喻的。

公司资料如今都大部分以数字数据方式保存于电脑中,员工删除单位电脑资料具有隐蔽性。

也正是由于人力资源经理岗位的特殊性以及删除电脑资料的隐蔽性,故在该案中,单位需要做到的举证义务被放到巨大。该案的审理不单单涉及劳动法律的运用、证据规则的分配、证据的排列组织,还运用了测谎及计算机技术两项鉴定。鉴于该案的复杂性,对其他劳动案件具有较大的借鉴意义。

公司方在上海市闸北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闸北仲裁)仲裁阶段败诉后,一审阶段委托笔者介入,在经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闵行法院)多次开庭,并进行了两项技术鉴定, 最终扭转局面使单位一审转败为胜。二审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维持原判。从案件事发、仲裁、一审二审历经近一年半之久。

 

案件简介:

1999年7月顾某进入F公司,2009年7月F公司和顾某签订无固定期限合同,顾某在F公司处担任人力资源经理。2013年2月案外人S公司和H公司商谈,打算收购H公司控制的F公司百分之百股权。

2013年7月,S公司完成对F公司的并购,为视器重,公司于2013年7月10日任命顾某为F公司人资行政部经理,后又于2014年1月14日把S公司沪浙区的人事和行政工作也交由顾某负责。2014年3月10日F公司基于公司结构考虑,决定顾某不再担任F公司人资行政部经理及S公司沪浙区人资管理工作,考虑准备给其更重要的职位。决定作出三天后F公司和顾某协商,安排其去S公司总部河南担任更重要的职位,顾某答复不愿意去外地但希望和F公司解除劳动关系,并要F公司向其支付巨额经济补偿,F公司就顾某的要求并未直接答复。

由于顾某在3月10日暂时不担任相应职位,公司安排人员与其进行工作交接,但顾某一直不配合。无奈中,3月21日,公司用“借用”的方式将顾某的型号为LATITUDE E6410工作电脑借出。这时才发现顾某把自己使用的公司笔记本电脑中的重要文件删除,同时还发现顾某把其下属张某U盘中的同样文件删除。3月25日,公司将顾某电脑以及张某的U盘带去公证处,分别公证了电脑和U盘中重要文件被删除的事实。鉴于顾某删除公司重要资料、以及其他违规行为,F公司于2014年3月26日向顾某书面送达了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并于当日将该情况通知了工会。

2014年4月9日顾某向闸北仲裁申请仲裁,要求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704507.64元。同年5月27日,闸北仲裁裁决公司向顾某支付违法解除赔偿金362592元。

 

案件办理过程:

劳动仲裁裁决后,笔者接受公司委托代理该案起诉至闵行法院,顾某也因为不认可裁决金额起诉至闸北法院。该案一审最终由闵行法院进行审理。

 

一、案件主要的待证事实以及待证事实在一审中的证明过程如下:

 

待证事实一:型号为LATITUDE E6410、编号为J5JKXN1的笔记本电脑是顾某所用的工作电脑。

为了证明该事实,公司在仲裁时就已经提供了“员工配备电脑明细”,其中载明顾某使用过两台电脑,一台型号为VOSTRO1310、编号为8V4PJ2X,一台型号为LATITUDE E6410、编号为J5JKXN1。但是不巧的是,单位在该明细中将型号为LATITUDE E6410、编号为J5JKXN1前面顾某名字第二个字打错。(如下图)

部门

姓名

型号

编号

HR

顾某

VOSTRO1310

8V4PJ2X

HR

顾A(第二个字打错)

LATITUDE E6410

J5JKXN1

 

证明过程:

 

1、提交“员工配备电脑明细”。笔者将明细中顾某名字中第二个错误字纠正,将纠正过的明细作为证据提交给法庭,并且就公司在仲裁中出现的笔误向法庭进行了说明。

(该证据缺陷:明细上并未有顾某的签名。)

 

2、提交公司的“个人缴纳社会保险费核定表”。用以证明公司无顾A该员工,明细表中的顾A系笔误,作为仲裁中证据笔误的补强说明。

 

3、向顾某代理人提问。

(第一次庭审)

笔者问:公司是否有顾A这个人?

顾某代理人答:有。

笔者问:那作为人力资源主管,请你陈述所谓顾A的情况、联系方式?

顾某代理人答:原告这里确实有顾A这个人,但是我没有他的联系方式。有关情况我与顾某本人核实后向法院发表意见……

 

   (第二次庭审)

审判员问:应上次庭审说说顾A的情况?

顾某代理人:没有顾A这个人。

 

   (也正是由于提问后,两次庭审顾某方矛盾的陈述,使得法院怀疑其意图掩盖对其不利之事实,也直接推进了法院认可型号为LATITUDE E6410、编号为J5JKXN1的笔记本电脑是顾某所用的工作电脑。这点也说明了诚信两字在诉讼中的重要性。)

 

 

4、提交“顾某在2013年发给公司要求换电脑的邮件”。用以证明顾某确实像明细中所述,先后使用过两台电脑。

(该证据缺陷:复印件,且并未提到电脑型号和编号。)

 

5、提交“关于型号为LATITUDE E6410笔记本电脑公证书”。通过该公证书中该电脑操作过程中弹出microsoft exchange界面,显示署名为“顾某”的邮箱,以及电脑中有多个以“顾某”名字命名的文件夹及文件。用以证明公证书中型号LATITUDE E6410笔记本电脑是顾某使用的电脑。

(该证据缺陷:(1)、电脑界面及页面虽出现顾某名字,但并不能得出该电脑一定是顾某使用的结论。(2)、无电脑编号,但可通过电脑实物进行补强)

 

6、提交展示“型号为LATITUDE E6410、编号为J5JKXN1的笔记本电脑实物”。通过对电脑实物的操作页面和关于笔记本电脑公证书中的操作页面进行比对,证明公证书中电脑的编号为J5JKXN1,作为公证书中电脑无编号的补强说明。

   

7、“测谎鉴定”(正式名为心理测试分析)。通过该测试向顾某提问:公司提交公证的型号为LATITUDE E6410、编号为J5JKXN1的笔记本电脑是否是你平时工作所用电脑?

对该问题顾某的回答是对电脑编码没有记忆且不知公司提交公证的是哪一台电脑。

心理测试分析意见书对顾某该回答的分析意见为:因受测试人对问题1中所指电脑的型号和编码存在没有记忆的可能性,此次测试数据不宜作为判断受测试人顾某对该问题陈述可信度的依据。

(该问题的测谎结果并未能证明公司需要的待证事实。)

 

 

待证事实二:顾某是否删除了其笔记本电脑中载有重要文件的SAN文件夹。

 

证明该待证事实的困难点:由于3月21日,公司用“借用”的方式将顾某的工作电脑借出,所以顾某方抗辩就算型号为LATITUDE E6410、编号为J5JKXN1的笔记本电脑是其工作电脑,但是由于后来电脑回到公司掌控中,所以不排除是公司删除了资料,从而嫁祸于她。

公司3月25日带电脑去公证时,使用了Power Data Recovery软件查看被删除文件夹、子文件夹和文件。但是该软件只能看到被删除文件夹、子文件夹和文件的建立时间以及修改时间,不能看出具体的删除时间。笔者咨询了几个电脑专业人士是否可以通过其他软件,或者方式查看出具体删除时间,但是得到的答复都是否定的。

但对于公司方来说,进一步去证明资料的具体删除时间却是至关重要的。在无其他方式证明待证事实二的情况下,笔者认为也只能通过鉴定去尝试证明之。

 

证明过程:

 

1、测谎鉴定(正式名为心理测试分析)。通过该测试向顾某提问:是否删除了你手提电脑中san文件夹中的所有文件?

对该问题顾某的回答是否定的。也就是顾某不承认删除了”SAN”文件夹中的所有文件。

心理测试分析意见书对顾某该回答的测试分析为:出现说谎心理反应;分析意见为:受测试人顾某对是否删除其手提电脑中”SAN”文件夹中文件的陈述可信度较低。

(通过测谎鉴定,影响了法官的心证,使得法官进一步相信资料是顾某所删。)

 

2、计算机技术鉴定(正式名为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意见书)。通过鉴定对检材(型号为LATITUDE E6410、编号为J5JKXN1的笔记本电脑)中”SAN”文件夹删除时间进行确定。

通过相应的检验过程鉴定意见为:检材硬盘第2分区“SAN”文件夹的删除时间为“2014-03-19 13:08:33。

(通过计算机技术鉴定,证明了笔记本电脑内资料是在2014-03-19被删除,电脑2014-3-21前为顾某掌控,故资料为顾某掌控时被删除。)

 

 

待证事实三:SAN文件夹中的文件是重要文件。

 

证明过程:

 

1、H公司(原原告控股方)与S公司(现原告控股方)的股权转让协议。通过协议中的结算条款来证明被删除的SAN文件的重要性,该文件的删除导致S公司和H公司无法进行结算。

2、H公司(原原告控股方)向S公司(现原告控股方)发出的索赔通知书。通过该证据证明由于顾某的删除行为S公司无法向H公司提供相关数据明细,导致H公司向S公司要求索赔。

 

3、另外,笔者认为,除却以上两个证据以外,从另一个角度,顾某否认其电脑型号编号、否定删除文件的行为也是让法院认定被删文件的重要性的重要因素之一。

 

 

二、案件的程序合法性问题:

笔者在一审立案时向法院提交了《解除劳动合同通知工会函》及《工会复函》。由于本案是公司依据劳动合同法第39条对顾某作出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所以,履行通知工会义务,是保证程序合法的必然要求。

 

 

   三、 案件的一审结果:

通过以上所述证据之间互相印证,最终形成证据链条,证明了相关待证事实。并且解除行为程序合法,最终公司请求无须支付顾某赔偿金的诉请得到闵行法院的支持。



下一篇:复杂劳动案件处理实务(下)(包含 “测谎鉴定”、“计算机鉴定”的运用)
上一篇:从“被缺席的劳动仲裁”“被调解的诉讼”看董事与公司劳动纠纷、商事纠纷处理

业务范围

热门文章

    劳动争议处理

  • 招聘过程中的争议纠纷
  • 试用期争议纠纷
  • 涉及高管解聘的争议纠纷
  • 涉及调岗调薪的争议纠纷
  • 员工工资、奖金争议纠纷
  • 员工股票期权争议纠纷
  • 涉及竞业限制协议的纠纷
  • 涉及保密协议的争议纠纷
  • 涉及培训服务期争议纠纷
  • 事实劳动关系的认定纠纷
  • 涉及企业裁员的争议纠纷
  • 集体劳资争议解决等

     

    劳动法非诉处理

  • 劳动法律咨询
  • 协助企业劳动法律合规
  • 起草与修改各类劳动类协议
  • 起草与修改企业规章制度
  • 起草与修改企业管理办法
  • 企业裁员方案制定和实施
  • 企业员工安置方案制定和实施
  • 协助与行政部门进行沟通
  • 解决员工职务侵占问题

  • 解决员工侵犯商业秘密问题